首页 文字新闻 中文资讯 少儿天地 天天影视 大多伦多每周Flyer 热点追踪 天世专题 综艺百汇 广播-长篇连播 广播-话题漫谈

美大选无论谁获胜 加拿大的日子都不好过

2020年10月6日 编译作者:边缘君

1960年代,加拿大国会议员Robert Thompson曾对下议院(House of Commons)说:“美国人是我们最好的朋友,不管我们是不是喜欢。”

如今,加拿大特别依赖美国市场,美国人购买了加拿大近四分之三的出口产品。这意味着在这个难以预测的时刻——美国大选,美国未来的贸易政策决定,将会对加拿大造成很大的影响。

加拿大出口美国的总额占比巨大 数据来源:加拿大统计局

特朗普的议程具有变革性,拜登的议程更具恢复性。两位总统候选人的贸易态度都会对加拿大带来一定挑战。

图源:NBC News

如果特朗普获胜:对加拿大威胁不断

众所周知,特朗普特别喜欢搞关税,并且对贸易伙伴的贸易壁垒感到不满。

自从成为美国总统以来,他引发了一系列的关税争端,减缓了国际贸易的增长;迫使加拿大和墨西哥重新谈判北美自由贸易协定(NAFTA);与中国进行了多次贸易谈判,并签署了协议;基本上使世界贸易组织(WTO)的最高争议机构直接瘫痪了。

美国的铝关税威胁仍然瞄准着加拿大。大选结束后,特朗普政府可能会实施新的惩罚。

加拿大人非常了解特朗普的推特威胁,但是他们可能不太熟悉特朗普的贸易政策设计者。他是Robert Lighthizer,美国的贸易代表,曾与加拿大的NAFTA谈判代表方慧兰(Chrystia Freeland)进行了激烈的谈判。

Lighthizer不是一个喜欢和媒体打交道的人,不过最近却在《外交事务》杂志上发表了长达5000字的文章,并在其中提出了他的长期目标。

他威胁WTO会出现长期瘫痪,并提出要求该世界组织进行几项彻底的改革,包括降低发展中国家的关税;限制没有共享边境线的国家之间的贸易交易;镇压中国国有资本主义;减少争议机制的权利。

对于有关美国贸易保护主义的所有抱怨,美国的关税是世界上最低的,而Lighthizer希望有一个更公平的竞争环境。

加拿大已经直接受到了WTO瘫痪的影响。最近,加拿大在WTO赢得了一项有关软木关税的诉讼,然而,这一进程似乎遭到了破坏。

这是因为美国正在对此事向WTO的上诉机构提出上诉,而这可能永远没有结果。没有结果的原因是,特朗普对WTO不满意,并在阻止其法官的任命。加拿大政府表示,对美国针对全球贸易体系的举动感到惊讶和高度关注。

Lighthizer明确表示,随着WTO上诉机构的永远消失,他非常乐意接受。

根据Lighthizer的文章,他的贸易观点可以归结为:为了保留可以维持稳定工人阶级社区的制造业工作,理想的贸易政策会牺牲一些国际进口的效率,即使它有可能会提高商品成本。

Lighthizer不同意方慧兰和其他许多人提出的鼓励世界和平,而非经济的贸易论点。他列举了贸易伙伴交战,为了国家之间的和平而卷入贸易保护主义的斗争之中。

Lighthizer的主要观点是,理想的状态是在自由贸易和贸易保护主义的中间。“介于1990年代的开放和1930年代的障碍之间。既不是老套的贸易保护主义,也不是肆无忌惮的全球化主义。当美国面临未来的贸易挑战时,它应该会是一条明智的中间路线——重视工作的尊严。”

前奥巴马白宫官员Chad Bown批评了Lighthizer的文章,称特朗普政府擅长打破制度,但对解决问题并没有提出有价值的见解。

Bown是现任华盛顿Peterson Institute的高级研究员,他说:“特朗普连任的话,路数还是会一样。这极具破坏性,最终结局会个什么样子,真的是搞不清楚。”

Bown发表过一篇文章来反驳Lighthizer,他表示,有比特朗普的贸易方式更好的办法来支持工人,特朗普的做法弊大于利。

据美国联邦机构进行的独立估算,采取新的北美自由贸易协定,虽然会给与加拿大和墨西哥的关系带来很大压力,但是会使美国的就业人数增加0.12%。

图源:路透社

特朗普领导下的制造业,蓬勃发展了么?证据有限。在全国范围内,密歇根州、宾夕法尼亚州和俄亥俄州等关键州,在2009年至2020年之间(经济衰退期)的就业率曲线相当稳定。

居住在华盛顿,但出生于加拿大的贸易律师Charles Benoit表示,加拿大不应该本能地对特朗普正在做的某些事情退缩。

世界贸易因特朗普的关税政策而减缓 图源:WTO

Benoit曾将Lighthizer对WTO的改革想法称为“天才”,并说强迫改变国际关税表,将具有变革性,也可能会对加拿大有利。

“加拿大也经历与美国类似的现象,尽管规模比美国小:加拿大与世界大多数国家存在贸易逆差,制造业就业长期下降,男性劳动力参与率下降了数十年。”

“每个国家都应该寻求自力更生,以增加就业、工资和共同繁荣。这是加拿大成立的基础:加拿大首任总理John A. Macdonald的国家政策。”Benoit也是繁荣美国联盟的贸易顾问,该联盟由前钢铁高管和特朗普政府盟友Dan DiMicco领导。

“美国和加拿大已经有半个世纪,一直看着出口生产的下跌,两个国家的人民都已经受够了。”

Benoit认为,老杜鲁多(Pierre Trudeau)将会尊重特朗普脱离“新自由主义”贸易假设的做法,而加拿大的现任杜鲁多政府,也应该这么做。

目前还不清楚,如果特朗普连任,现年73岁的Lighthizer是否会继续担任美国贸易代表。不过显而易见的是,关税威胁将继续存在,WTO的紧张局势也将继续存在。

如果拜登获胜:对加拿大攻击减弱

拜登曾在担任副总统的最后几天里发表过讲话:“我是个自由贸易商人们,夜市全球化的支持者。但是,全球化并不是一种非合金商品。”

因此,毫无疑问,拜登的胜利不会标志着加美贸易争端的结束。拜登已经表示,他打算在公共工程方面,比特朗普更加积极地奉行“购买美国产品”政策。

2016年12月,拜登到访渥太华 图源:路透社

然而,拜登已经承诺进行一些更改。他的贸易平台暗示,会降低对盟国钢铁和铝的国家安全关税。

拜登的竞选伙伴Susan Rice表示,特朗普对加拿大的国家安全关税令她感到被冒犯,并说拜登不会强加。

拜登的竞选平台表示,他将避免与盟友打架,而是与他们合作,以限制中国在钢铁、铝、光纤和造船业等领域的由国家主导的过度生产。

而另一个潜在的变化,可能对加拿大产生重大影响:拜登曾表示,他将考虑重新加入跨太平洋伙伴关系协议(Trans-Pacific Partnership Agreement),并作出一些修改。

拜登曾经作为副总统,有过致力于达成该协议(特朗普拒绝签署该协议)。不过,拜登已经表示,这不是当选后第一年的优先事项,因为还有更紧急的事情。

从加拿大政府的角度来看,美国重返跨太平洋伙伴关系可能会抵消新北美自由贸易协定中的一个最不稳定的因素:特朗普团队坚持一项所谓的日落条款,要求每6年开始新的谈判,如果在16年内没有新的协议,那么这项该协定就被取消。

加拿大官员表示,他们愿意忍受这种永久性威胁的一个原因就是,认为美国可能有朝一日会签署另一项公约,比如新的跨太平洋伙伴关系协议(CPTPP)。

前奥巴马白宫官员Chad Bown继续说道,如果拜登当选,有几件事情是不会改变的。

软木木材是永久的刺激物,会持续存在。Bown预计,拜登也会坚持要求WTO进行改变。而且,跨太平洋伙伴关系协议在优先事项上的排名较低。

但是,拜登对盟国的攻击力将会大大降低。

一位前WTO官员表示,拜登获胜的话,将实现一个主要目标:阻止特朗普贸易政策成为美国的新标准。

现任华盛顿特区支持自由市场的Cato Institue贸易政策分析师的Simon Lester说:“我认为这次大选的不确定性确实很大。特朗普拥有传统的,古老的,19世纪的贸易观点。”

他认为:“关税是好的,他们可以使经济更好;国际组织,国际贸易协定也是可以容忍的。”
Lester评估道:“我们撤销特朗普4年的决策,要比撤销8年的,容易得多。”

Lester发现,美国人既支持自由贸易,也支持“购买美国产品”之类的贸易保护主义政策。“美国人对贸易没有给予足够的重视,以产生强烈的观点。这不足以驱使人们去投票选择谁。”

位于华盛顿的Wilson Centre的加拿大研究所所长Chris Sands说,修订后的北美自由贸易协定使加拿大有机会追求新的目标。该协定建立了新的三国委员会,将致力于农业、劳动力和经济竞争力。

Sands认为,北美最终将使工人拥有更自由的流动性,可以更轻松地越过边境去寻求一份工作。
Sands说:“加拿大应该认真对待,好好想想北美到底想要什么。我认为加拿大需要为此制定战略。”

参考阅读:https://www.cbc.ca/news/world/trade-election-canada-1.5746726

合作网站:多伦多在线
友情链接: 加国无忧   加中网   美国网络电视   约克论坛   友路   北美在线   星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