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文字新闻 中文资讯 少儿天地 天天影视 大多伦多每周Flyer 热点追踪 天世专题 综艺百汇 广播-长篇连播 广播-话题漫谈

“最糟性爱描写奖”:最糟的性爱该怎么描写

2018-12-04 文章来源: 综合新闻

一年一度的“最糟性爱描写奖”旨在评选小说中最差劲的性描写,今年的入围者皆为男性作家。在该奖项25年的历史中,只有三位女性作家获奖:雷切尔·约翰逊(Rachel Johnson)、南希·休斯顿(Nancy Huston)和温迪·佩里亚姆(Wendy Perriam)。

每到年末,伦敦的“进进出出”酒吧(InAndOutClub)总有一天特别热闹,无数作家、明星在此聚集。他们参加的,是英国文学界一年一度的“最差性爱描写奖”颁奖礼。

张爱玲曾这样概括了《色戒》里描写了王佳芝和易先生之间由性生爱的关系:“每次和易先生在一起就像洗了一个热水澡”。《白鹿原》中关于“性”也指向了“胸前的白鸽”,极具画面感。《洛丽塔》中描写的少女含苞欲放的“性”,是一种只有疯子才能体味的生命力……“性”要写得清新脱俗又不能意境全无,不是赤裸裸地汁水横流而是能激荡起读者“赤桥下的暖流”的暗涌,这的确不是件容易事。

从1993年起,为了陶冶良好的“性”情、为小说增“色”,英国著名文学杂志《文学评论》主办了“最差性爱描写奖”。J.K.罗琳、厄普代克和村上春树等大腕儿都曾因床事写得不好而获得提名。该奖项的目的在于向文学界提个醒:本来干净清爽的作品,何必生拉硬拽些“多余的性”。

以下是部分获奖作品汇编。

1993年获奖者:梅尔文·布拉格《起舞时刻》——“性的公羊”

“我们走到了一起,你还记得吗?一开始我们站着,总是很温柔的,像是一场性感肉欲战斗的武侠开头。只是站着,像孩子般亲吻,渐渐地,身体对着身体,皮肤对着皮肤,你轻轻地挑逗我,我已经顾不上下方的隐隐作痛。

然后我们到了床上,我抚摸着你,饥渴万分。我闭上眼睛,手指探进你的身体,直到感受到融化的液体丝绸——一个充满秘密的慰藉地图——热切的阴蒂,散发浓烈气息的你,我们的舌头模仿着我们的手指,你的双手紧握和抚摸我,但同时也很小心不让我得到太多。所以我会轻轻的和你融合,然后更强烈,最终在冲撞中,突然让一切得到释放。 ‘猛烈撞击我,’你常说。 ‘你刚才怎么猛烈撞击我!’”

1997年获奖者:尼古拉斯·罗伊尔《心事》——“发出一个介于搁浅的海豹和警笛之间的声音”

“但安布罗斯放弃了这个想法,伸手拿了一个避孕套。亚斯明咧嘴一笑,在床上扭动,拱起她的背部,发出一个介于搁浅的海豹和警笛之间的声音。刚开始他很慢,非常慢——她喜欢那样,他知道。然后他逐渐加速,掌握了一个节奏,直到他流畅地撞击,从她身体里进进出出像一台缝纫机一样。她的音量越来越大,直到发出嘶哑的泣声。”

1998获奖者 - 塞巴斯蒂安·福克斯《夏洛特灰》 ——“模糊、更深刻的融合手段”

“对她来说似乎不可思议,这身体感觉真是太真切了,当她一切的目的只是使用一些行为作为一些模糊,更深刻的融合手段,远离肉体、床单和身体的感官。与此同时,她的耳朵里充斥着一种柔软而疯狂的喘气声,她花了一点时间才识别出那是她自己的声音。”

2016年获奖者:艾瑞·德·卢卡《幸福前一天》——“芭蕾舞者”

他写道:“我的XX像一块木板,刺向她的肚子。她的臀部一转,避开了我的攻势,我便顺势爬到了她上方。她张开了腿。接着,她拉起裙子,扶住我的臀部,慢慢推向她张开的私处。我像是她的一个玩具,被她支使着到处游移。我们都准备好和对方做爱了,带着意料之中的期待,却又几乎不触碰对方:就像芭蕾舞者用足尖轻旋。”

荒谬,是历年评选中出现率最高的词语。比如本·奥克瑞的《魔幻时代》,评委表示他们是被前戏比作“打开电灯的开关”这个“出戏的搞笑场景”所吸引。而对于莫里西《遗失清单》,小说中有一段激情四射的章节是这样开头的:“伊丽莎和埃克拉滚成了一个咯咯笑着的‘雪球’……”结局自然是不幸地“双双摔下床去”。有评委评价这段性描写“令人费解、矫揉造作、极度不性感”。

或许,文学中的性爱,最关键的是要懂得“节制”。服务主旨,烘托主题,让作品的艺术性向前迈一步,便是功德圆满了。切不要借题发挥,肆意而为。借用李安对《色戒》的解读:“色,是我们的野心;而戒,是怎样能够适可而止,不过分,不走到毁灭的地步去。”

合作网站:多伦多在线
友情链接: 加国无忧   加中网   美国网络电视   约克论坛   友路   北美在线   星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