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文字新闻 中文资讯 少儿天地 天天影视 大多伦多每周Flyer 热点追踪 天世专题 综艺百汇 广播-长篇连播 广播-话题漫谈

在加拿大百万官司缠身是怎样的体验

2018年11月12日 来源:酸甜苦辣加拿大 作者:Rebecca

这辈子见过最多的和自己有关的钱数,竟然是被人起诉1000000加元。拿到法院文件的那一刹那,我做的第一件事就是对着那一串零数了半天,紧张的心脏都要跳出来……

故事要回到2015年的冬天。那时我正在一个本地公司实习,公司离家不算很远,开车走小路大概20多分钟,走高速15分钟。平时晚上五点左右下班我都会根据路上车况,看着哪边不堵车就走哪边。

11月底的一天,大雪刚停,下班稍早一些,就去了附近一个商场给宝宝买双鞋。买完出来天已经黑了,我这种路痴稍微换个新地方都是决计分不清东南西北的,于是照例打开导航跟着走。这次高速入口和之前下班经常走的不是一个口,稍微费了点儿劲,一边看着下班高峰的车流,一边扫视着导航。

听见导航说右转进入高速的时候,已经稍微晚了一点点,地上的虚线部分已经快要结束,马上就是不能变道的实线,略一犹豫还是变线进了高速匝道。正打着右转灯想继续往右边变,突然眼前一道亮光,至今我也不知道是后车开了远光灯还是对面发生了什么。总之就在那一瞬间,“砰”的一声闷响,车身震动了一下,一辆白色的奔驰不知道从哪里冒出来和我的车撞在一起后快速冲到了前面。

我当时脑子一片空白,反应了几秒钟赶紧拿起手机想求助。但是所谓倒霉的时候喝凉水都塞牙:手机没电了。。。而且充电线偏偏那一天拿到公司办公室忘记放回车里。。。没有任何经验的我茫然无措的下车看看情况,发现撞击远比我感觉到的严重,我的车头右侧严重损坏,对方车左侧也有明显凹陷(但是时隔太久,当时又没能留下照片,具体程度完全没印象了,下图仅作参考)

看着一地散落的汽车零件和车身碎片,我惊慌失措,都忘记在零下十几度的天气里我没有穿羽绒服外套就那么站在大马路上。对方司机很快也从车里出来,是一个人高马大穿着反光马甲的中东男人,他看着汽车,恨恨的骂了句“shit”,我被他的气场镇住,犯了本次事件中最大的一个错误,就是开始向他道歉。我说了几句sorry之后,怯怯的问他现在该怎么办(现在想想只恨当时表现的太幼稚啊)

对方这时倒是展现了颇为绅士的风范,他抱抱我,然后让我去他车里坐着,说没关系,不是大问题,他来处理。然后就拿出手机开始打电话。我借了他手机给我老公打了个电话,但是倒霉的时候喝凉水塞牙原则再次应验:老公手机无法接通!!偏偏我又一直没有背会老公办公室的电话(痛哭)我简直是叫天天不应,只能给老公手机留了个言,就坐在对方的车里等着了。

因为事故是在高速入口处发生的,后面的车辆纷纷慢慢的绕过两辆相撞的车和一地碎片开过去,我估计高速会因为这个事情堵车很久。没过多久,有两辆大拖车开过来,司机开到我们跟前下车,开始和奔驰车主“愉快”的聊天。我当时觉得有点蹊跷,但是因为还没有从恐惧中走出,脑子还是不够用,只是看见拖车司机笑着和奔驰车主聊了一会儿,然后走过来和我说等会儿会帮我拖车。我当时犹豫的想:难道对方只是出于好心帮我把什么都联系了?

紧跟着来了警车,救护车,警察过来要了我的驾照和保险,先问我有没有受伤或者不舒服,又开始详细询问我事故的经过,在确认完我可能是压着实线变道之后,给了我一张不安全变线(unsafe lane change)的罚单,还有几张表格让我填写事发时候具体时间、天气、道路状况等。

就在这会儿时间里,我看见奔驰车主被护士们用担架抬上了救护车!我只觉得事情越来越离奇,刚才这个人还在安慰我,然后叫来拖车,还笑哈哈的和他们聊着天,怎么就突然又躺上了担架??正在胡思乱想之际,一个护士走过来问我是否需要去医院做一个检查,我说不用了,没有感觉到哪里不舒服的,他再三和我确认,我试着动动胳膊腿,一点问题没有,就说不用了。同时心里想着,这些费用不会都要我出吧。。。

然后我又赶紧问护士:刚才那位先生还好好的,怎么上了担架,他有问题吗?护士说,现在不能给明确说法,要去医院检查后才知道。可能看我紧张,又善意的加了一句,不要太担心,目前从他的情况没有看出什么问题。就如加拿大一向的行文风格,没有给我任何明确的答复,也解答不了任何我的疑问。

接着警察这边的表格都填完,告诉我联系保险公司,然后也走了。一直在路边等着的拖车司机走过来,说我的车肯定不能开了,他送我回家。我坐上拖车之后,他又“善解人意”的说:“这车肯定是要修的,干脆先把车停在我们的汽修厂,这样第二天你就不用再费劲把车拖去。“我依旧六神无主的答应了,并表示了感谢。他把我送回家,给我了一张名片,然后告诉我他白天会在那个汽修厂兼职,让我去了直接找他就行,然后就拖着我的车消失在茫茫夜色中。这个时候我稍微淡定了一点,觉得有点不对劲,怎么一切都这么紧密衔接呢,出个事故就跟个一条龙服务一样。

到家是晚上八九点了,婆婆已经急得不行,说看见我几个小时联系不上,就猜我出事了,我老公下班收到了我的电话留言,就开车带着我公公去出事地方找我了。后来老公回来,大家都安慰我一番说人没事就好。可是我还在担心的是,对方车主到底是什么情况呢?虽然我很确定他没有一点问题,但是怎么就进医院了呢。我试着给他发了个短信,问他怎么样了。他回复说,很不舒服,头疼,在医院等着检查呢。这个时候我比较清醒了,知道不能再多说话了,就决定第二天联系保险公司再说。

第二天一早, 我先联系保险公司报备了整个事情,他们说理赔员会尽快联系我。然后我又打电话给一个之前在那里修过车的中国汽修厂老板,因为觉得他对这些事情比较有经验,就问问他有什么建议。这个老板听完马上就对着我激动的喊:“你赶紧把车拖我这里吧,那些人肯定是一伙的,到时候给你要个天价的修车费,你的保费就要涨上天啦!要知道保险公司可是羊毛出在羊身上呀,你花了多少钱,他们一定会加倍给你收回来的。”

我被吓的立马找出头天晚上给我名片的拖车司机,打过去告诉他我要换一个地方修车。他再三确认,说费用不会差很多,而且再拖过去又产生一笔拖车费。。。我都毫不动摇说一定要换地方。他无奈只好让我去办手续拿车,我到了汽修厂,找到这个司机,他说因为保险公司现在还没有做定损理赔,现在产生的费用我需要自己付,以后保险公司会凭发票报销。我说好,然后,他就递给我一张1000多刀的发票!

我吃惊的差点没有把嘴撑破!!从昨天事故地点到现在停车的地点,不过十几公里远,拖车费1000多? 我问他怎么回事,他显然见多了我这种没见过世面的客户,不紧不慢的指着发票上的清单项目跟我解释:拖车费用1公里xxx,停车费一晚上xxx,在高速路边等待每小时200,我们等了两个半小时,按照三小时收费……

“等等,可是我没有打电话让你们那么早去等我啊。“我试图辩解。他摆摆手:“谁都不知道具体什么时候需要拖车,所有的事故都会有等待时间的。而且不用担心,这所有的费用保险公司百分百会给你报销的。”我立马想起中国修车厂老板的话“羊毛出在羊身上,保险公司赔偿你的钱都会连本带利在保费里给涨回来的”,但是事已至此,根本什么都没用,我唯一想做的,是尽早和这些人撇清关系,否则车继续停在这里,还不知道又要多出什么费用来。

这次我叫来了CAA(这是加拿大最大的道路救援组织,我家每年交几十刀,如果汽车需要拖车,点火等服务,20公里内都会免费帮忙来做),帮我把车拖到中国修车厂,40多公里的路程不过一百多块钱。(看到这里大家就理解为什么我第一篇文章“加拿大的拖车敲诈”里面说那些拖车公司是骗子了吧)修车厂老板看到我的车吓了一跳,说这种情况可能很难修了,因为如果维修价格超过汽车残值,保险公司会让汽车报废,赔偿残值给我。

这里不得不说一下本次事件中另一大倒霉因素:我们之前买的汽车保险里有一条是如果汽车报废,保险公司赔偿一辆新车。因为我们觉得这么多年过去也没出过任何事情,而且顶多有些小刮蹭怎么可能报废,就在一个月前把这个保险取消了。。。还以为可以每年节约保费200刀。。。。

两天之后,保险公司的理赔专员去了中国人修车厂看过之后,车厂老板打电话给我,说他本来从来不做违背原则的事情的,但是这次为了我,他请保险公司的人喝了咖啡,就想帮我保住这辆车。说现在保险公司给我两个选择,要么汽车报废给我残值,要么修好帮我出修理费。然后这个老板blabla说了一堆“这个车开这么多年肯定有感情了,我女儿就是这样的,之前我家车坏了本来要买新车,她死活不让哭着让我们修好继续给她开。。。买新车也麻烦啊,还要重新挑选试驾磨合。。。”

我听着他在电话里说的好像句句在理,但是感觉非常奇怪,就说这事儿我做不了主,得和我老公商量一下。挂了电话,我就打电话问保险公司,如果赔偿残值是多少,对方给了9000刀的报价。我上二手车网站迅速搜索了一下,发现9000刀我完全可以买到一辆和我的车同型号而且新个两年的二手车。

这笔帐我还是会算的,就是说要么我换一辆没出过事故的二手车继续开,要么我继续开这辆被严重撞过的车,以后还会因为这个卖不出去。。。于是我打电话回去谢绝了修车厂老板的“好意”,说我们还是不修了。他颇为不高兴的说“随你吧”,就好像他替我考虑了半天我还不领情一样。

接下来的事情倒是简单,我们交了罚单上的金额,和保险公司确认了我们的选择,然后把两次拖车发票都扫描发给保险公司;还有因为车上有小孩安全座椅,事故后必须换新的,我们又买了一个安全座椅也把发票发过去,保险公司很快把所有的花销都转账过来。

然后提心吊胆的等到年度保险公司续费,想着保费可不要翻倍啊。因为之前那个中国修车厂老板一直给我灌输的理念就是“保险公司赔你100块钱,它肯定得在后期多收你150,你的保费会连涨六年”。结果发现,之前我家两辆车,两个司机,每个月保费是200刀左右,车祸后保费也不过是变成280一个月,即使涨六年的话,一共是多了6000,还是比赔偿额低不少的。(而且现在得知如果接下来三年无事故,保费还是可以再降低一些的)

至此,保险公司发了邮件说目前花销都处理完毕,但是对方有两年追诉期,就是两年内可以到法院起诉我,让我们在此期间有任何住址变更或者旅游计划都要和保险公司报备。我当时以为这就是个流程套话,压根没往心里去,哪知道还真的有事情在后面等着我。

在2017年秋天,我根本就把之前的事情忘记的差不多的时候,一天傍晚五点多,家里有人按门铃。我打开门,一个年轻的男士站在那,手里拿着两个信封,问这是不是xxx和xxx家(我和我老公的名字),我顿时有一种强烈的不安感觉,并瞬间想到了那次事故。我问他干嘛的,他说帮人送一些法律文件给我,具体是什么他也不清楚,我接过信封,他让我在一张纸上签字表示签收,就离开了。

我忐忑不安的回到家里打开信封,赫然看见抬头印着一个律师事务所的名字和地址,接下来是标准的英文法律起诉信,写着原告被告的名字,事情发生的经过,我粗粗的扫过直接翻到后面看起诉金额,然后就一阵头晕。。。

后面分项列着各种起诉事由,比如车祸影响到他正常工作,他不能获取和以前一样的收入,要求赔偿xxx钱;车祸影响到他身心健康,他不能像以前一样享受生活,要求赔偿xxx钱。。。我大概加了一下,起诉金额一共在1,000,000加元以上。原谅我没见识,这真的是我这辈子见过最大的金额了。

我只感觉心跳加速,试着让自己平静下来之后,第一时间先打电话给我认识的一个做过汽车保险销售的中国人,大概说明情况,他很冷静的安慰我说:不要着急,首先你的保险保额是200万加元,所以最最坏的情况保险公司会去赔偿对方,你不会损失钱;其次,这种钻保险公司漏洞的人非常多,就想趁机敲诈,保险公司有的是经验去应对这些人,他们获得理赔的概率非常小;再者,保险公司会帮你处理所有法律问题,所以你不用做什么,就把这个信扫描发给保险公司就行了。

听完之后,我略感放松,又仔细看了几遍这个起诉文件,觉得处处都是荒谬的言辞。比如他提到事故可能的原因包括:我驾驶的车辆有故障导致事故;我没有定期做车辆保养维护;我酒后驾车。。。blabla写了一大页。

我把这些文件扫描全部发给保险公司的负责人,那一天的心情真的是非常糟糕,想不通怎么能有这么坏的人。我非常肯定那个事故根本不会造成什么严重的人身伤害,毕竟我在车里都只是感觉轻微的晃动,而且在现场那个人还井井有条的把一堆自己人都部署来分一杯羹,怎么就过了两年跳出来这么敲诈。但是我也做不了什么,只有等着保险公司联系。

第二天一早,保险公司联系人就给我打电话了,安慰我没关系,会有专门律师负责我的案子,同时叮嘱我不要和对方有任何直接联系,有任何事情都和保险公司联系。而且他也坦言会有很多人试图从保险公司谋取利益,他们会合理的处理,让我放心。

那之后事情就又没有了消息,只是在几个月后收到保险公司一封信,告诉我我的案子被指派给一名律师,信里写明了律师的姓名和联系方式。 我特地上网搜了一下这个律师,发现是一名犹太人,而且做律师七八年了,于是又感觉放心了一些。我想起出事后曾经和对方有过几条短信的私下联系,就把所有聊天记录发给律师,以防对方再抓住什么把柄。幸好当时发短信的时候我清醒了不少,并没有在短信里道歉承认错误。(后来看美剧生活大爆炸,Leonard让Howard找个律师帮忙,Howard说“你凭什么觉得是个犹太人就有律师亲戚。。。好吧,我确实有表哥做律师”)

然后在2017年底,又收到一封信,是这个犹太律师办公室发出,告诉我这个案子约了一个EXAMINATION FOR DISCOVERY,时间是2018年2月份,让我准时出席。(网上查了很多,没有中文对应翻译,大概意思就是民事诉讼中, 审讯前双方可以进行一些口头上的询问,审查)信里附上了很多详细信息,告诉我这是法律流程中重要的一步,主要是双方律师互相询问对方案发时候的细节情况,以了解全面信息,但是在原告律师询问我时,原告不在场,同理,我的律师询问原告时,我也不在场。

信里强调了一点就是记不清的事情一定说记不清,不能编纂,一定要说实话,一定不要有情绪,要冷静回答问题等。

毕竟是这辈子第一次做了被告,我再次开始紧张。我给律师打电话,问她能否事先见面帮我准备一下。她非常淡定的说“可以啊,但是我个人觉得完全没有必要,因为我没有看到任何证据说明你这个案子是个棘手的案子,你不用担心。”她的淡定大大的缓解了我的不安,于是我如她建议的,约好会前提前40分钟到会议室和她碰一下,就不再多去一趟,毕竟也不近,我也懒得折腾了。

今年2月份到了约好的时间,我把能找到的我之前报废汽车做过的所有保养的发票收据都带着去了会议地点。这是一栋普通的写字楼,保险公司租了一层用来做这种会议活动,等待室坐着各种肤色的人,表情都是非常严肃。我在前台登记后,坐了一会儿,我的律师从里面走出来接我进去,她还是非常淡定,让我不用紧张,说基于她这么多年的经验,不管从对方受到的伤害还是这个事故本身来讲,这都不是个棘手的案子。她又让我回忆事发时候的一些细节,但是时隔太久,加上当时我本来就吓得脑子一片空白,根本什么都不记得。她说那也没什么办法了,等下就记得什么说什么就好。有关汽车保养记录,她说如果对方要可以给她,不要的话就不用。

然后进来一个年轻女士,说是速记员,等下会记录每个人的现场说的所有话;过了一会儿又来了一个男士,和我的律师寒暄了几句,然后介绍说他是对方律师。现场倒是整体比较随便的氛围,让我没有那么紧张,速记员问我们可以开始吗,我们互相点点头,然后就进来一位女士,自我介绍是宣誓员,带着我举起手宣誓说今天所说的都是实话。

正式开始,对方律师先问了一些基本的姓名住址之类的信息,然后开始问那天事故如何发生的。虽然之前被各种告知只要说实话就好,想不起来的就说想不起来,但是真正开始后还是略有紧张,在一些想不起来的细节上我习惯性的努力回忆相关细节,比如对方问我在变线的一瞬间我和被告的车辆谁在前面。我努力回忆,一边下意识的把脑海里想到的说出来“我当时就突然看到一道亮光,头晕了一下,不记得看见对方车辆,然后就撞车了。。。“

我正在边想边说,对方律师就不耐烦了”你是听不懂我的英语吗?我再问你一遍,变道的一瞬间你们谁的车在前面。“看他的态度我也一下子有点着急了”我不确定“。因为他问了好几个问题我都记不清,他瞬间拍了下桌子,说了个”Shit“,我真的非常意外原来律师这么容易情绪失控,电视里冷静专业的形象都是虚构的啊。

不过我自己有一个地方说的不好,就是对方问我当时时速多少,我说50多,因为当时晚高峰堵车,开不快,然后又多嘴说“对方开的很快“,他马上又生气的追问”你知道不知道我们有速记员在场记录的啊,你刚才刚说变道时没有看见对方车,现在又说对方开很快。“我当时就想到一个词”言多必失“,我又继续解释因为撞的一瞬间看见他的车快速冲出去,所以觉得很快。他就做了一个很不耐烦的手势。

总之就是将近一个小时时间来回说了一些早就知道的信息,该不知道的还是不知道。反正最后对方也没什么问题了,就说结束吧。我的律师送我出去,我说不好意思刚才太紧张,有些地方说的不够好,她说这很正常,第一次经历都会这样,不会有问题的。我问她接下来会怎么样,她说她看不到证据表明我们这个案子需要真的上庭,希望能调解处理,但是让我等通知。

然后回家后就又没有了消息,只是在5月份收到保险公司一封信,说我的案子换了一个负责律师,让我有事情联系新律师。我又上网搜了一下,看到这个是个刚毕业的法学院学生,只能乐观的想“这案子真是没难度了吧“。然后直到今天也没有什么下一步进展,我打电话给新律师询问进展,她说在等被告明年3月份再做一次体检然后提供医生报告,才能确定是否能调解,调解金额等。所以让我继续等着。。。

至此,就是这个故事的全部,两年半的时间,尚没有任何结论,但是这个故事中学习到的东西是巨大的:

1. 首先就是开车一定要小心再小心,错过变道就不要变,开错路再绕回来就是

2. 手机一定要有电啊,车上一定要有充电线啊

4. 如果有新车保险,就是汽车报废后赔偿一辆新车的,就留着吧,一个月一二十块钱,一旦用上真的值

3. 遇到事故只要不是轻微刮蹭(1000刀以内自己修好的),一定要走保险,不要私了,不要相信那些修车行老板说的什么保险公司赔偿的钱一定会加倍收回来之类的鬼话

4. 找拖车就找CAA或者其它全国连锁的大拖车公司,不要让骗子一条龙服务有机可乘

5. 真的上庭了一定要淡定,少说话,对方律师问什么简单回答,不记得的就说不记得

6. 不要和事故对方有任何私下接触,任何事情通过保险公司联系

合作网站:多伦多在线
友情链接: 加国无忧   加中网   美国网络电视   约克论坛   友路   北美在线   星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