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文字新闻 中文资讯 少儿天地 天天影视 大多伦多每周Flyer 热点追踪 天世专题 综艺百汇 广播-长篇连播 广播-话题漫谈

踢爆好莱坞性侵丑闻的少年 30年内他或将成总统

2017-11-23 来源: 英国报姐

今天要说的这个人,叫Ronan Farrow。

他曾被称为“天才少年”,11岁上大学,15岁拿到大学学位;16岁被耶鲁大学法学院录取;21岁就进入美国国务院工作,给希拉里当过特别顾问;他还是MSNBC史上最年轻的主持人。

他在各个领域都大放异彩,是政治活动家,记者,律师,外交官,作家....

2012年,他被选为福布斯法律及政策领域30位30岁以下“全球最具影响力人物”的第一位。

2013年,他还被选为“全球最性感的男人”之一。

在很多人的心目中,金发碧眼的他就是一个浑身散发着光芒的全能男神,颜值高,头脑力Max。

而最近,他对好莱坞电影大佬哈维·韦恩斯坦性骚扰的独立调查报道,更是一石激起千层浪。

他经过了10个月的调查采访,曝光了哈维·韦恩斯坦被掩盖多年令人发指的恶行与黑暗;他为女性受害者发声,公然对抗这位好莱坞金字塔尖最有权势的公关大帝。

在事件的持续发酵下,曾被认为地位永远无法撼动的哈维·韦恩斯坦才终于被扳倒。

所以,这个未满30岁的全能才俊,到底是如何练就这一身本事的?

Ronan从小就热爱阅读,喜欢待在家里看各种书,钻研各种课题。

10岁时,他已经在研读高中课程,能完成独立研究项目。

他的家人和老师意识到,Ronan早已比同龄人超出很大一截。他在11岁那年,就被巴德大学Simon's Rock分校录取,成为了该校招收的最年轻的学生。

4年后,15岁的他顺利拿到了哲学和生物学的大学本科双学位,且又刷新了一个记录——成为他学校最年轻的毕业生。

16岁那年,他被耶鲁大学法学院录取。

在耶鲁大学就学期间,他先后进入了律师事务所,和美国众议院外交事务委员会的首席律师顾问办公室实习。

从2001年到2009年,他担任了联合国儿童基金会青少年发言人,为苏丹达尔富尔地区遭受迫害的妇女儿童发声。

从耶鲁毕业后,Ronan在美国电视台做过时政评论员,为《华尔街日报》、《洛杉矶时报》等报纸写过很多报道。

21岁那年,Ronan进到了美国国务院工作,进入霍尔布鲁克(美国资深外交家,曾任美国助理国务卿)的班子。

随后,他在国务院成为了时任国务卿的希拉里的全球青年问题特别顾问,和全球青年事务办公室的主管。

只有20岁出头的他,到这里的履历已经非常牛掰。

然而他传奇的故事还在继续。

2012年,他拿到了全球竞争最激烈、最难申请的“罗德奖学金”,让他得以去到牛津大学攻读国际关系学位。

2014-20015年,Ronan加入了MSNBC电视台,主持了一档电视新闻节目,成为了电视台史上唯一的一位20几岁的单独主持人。

那之后,Ronan成为了NBC NEWS的一名调查记者,报道过劳工权益、心理健康、校园性侵等话题。

各个方面都技能点满,还有颜值和魅力的加持,深得各界人士喜欢。

有人甚至在他才20几岁时就大胆预言:“他差不多在30年内将会成为我们的总统”。

如此让人惊艳的履历,让Ronan的人生看起来好像总是一帆风顺,天生就人生赢家。

然而,在Ronan这么多光芒的背后,却有着一个努力挣脱家庭黑暗阴影的过往。

事实上,Ronan从很小就被卷进了自己家庭的丑闻漩涡之中。

他的家庭“狗血八卦史”一直是人们津津乐道的话题。对于他而言,他一直蒙受在痛苦的阴影中,他从小到大都在拼命摆脱父母带给他的影响。

他的父亲,是顶顶大名的天才导演伍迪.艾伦。

他的母亲,Mia Farrow,是一个知名的女演员,得过众多奖项。

在1982年到1992年的十年间,Mia几乎主演了伍迪.艾伦的所有电影。

两人从1980年就开始交往,虽然两人并没有住到一起,但相隔也不过十分钟的路程。

Mia是联合国儿童基金会亲善大使,收养了很多不同国家的孩子。

所以,在Ronan的最早童年记忆里,家中有众多宠物,还有很多不同肤色、来自各个国家的儿童。

他桌子对面是患有脑瘫的哥哥,旁边姐姐的生母是贫民窟里的吸毒者,甚至还有双目失明者。

这些孩子在Mia的公寓里,每天都吵吵闹闹,没有一刻安静。但是,在这吵闹中,至少也算有几分温馨。

可是,这样热闹安稳的生活并没有持续太久。

在他5岁的时候,他的母亲Mia,在父亲伍迪的公寓中,发现了自己19岁的养女Soon-Yi的裸照。

从那一刻起,Ronan的生活天翻地覆。

媒体开始无休无止的关注这个家庭的私生活,无数个镜头对准了他们每天出入的大门。母亲Mia以泪洗面,开始对伍迪口诛笔伐,而本来被他称作姐姐的Soon-Yi,后来成了父亲的情人。

曾经热闹温馨的家庭瞬时间分崩离析,母亲Mia和父亲伍迪开始在法庭上争吵不休,7岁的姐姐Dylan爆出了她曾被父亲性侵的事情,哥哥Moses 痛斥伍迪并要求与他断绝关系。

他开始憎恨曾经的父亲,厌恶这个将曾经美好生活打散的人。

在Woody前去探望Ronan的时候,他狠狠地用手抹掉了父亲的亲吻。

即使在后来,官司结束,他被判给母亲Mia抚养多年后,Ronan对于伍迪的厌恶之情,也没有半分消散。

他拒绝提及自己的身世,不愿意让任何人知道自己的父亲、甚至母亲的名字。

童年的这段经历,让Ronan比别的孩子更加早熟,曾有人形容过他像是“一个待在小孩身体里的老成之人”。

身处在舆论的风口浪尖,在父亲丑闻的阴影中,Ronan背负着巨大的压力。

大概就是从那时起,他就暗下决心,他要通过自己的努力闯出一片天地。

“他从一开始就几乎一直坚持,决不沾父亲或是母亲的任何光儿”,Ronna教授说。

Ronan后来坦露,“我拼命努力,来让我自己远离痛苦的被曝光的家庭历史,我想要通过我的工作,让自己站起来”。

那之后,Ronan一直与父亲保持着距离。

他曾在采访中表示自己已经根本不想见到他。

“他是我父亲,却娶了我姐姐。这让我既是他儿子,又是他的小舅子。这是何等的道德沦丧?”

在2012年,他发了一条推特,讽刺伍迪:“父亲节快乐——或者用我们家的说法,姐夫节快乐”。

但现实有时比电影更加戏剧化。

2013年,他的母亲Mia爆出,Ronan可能不是伍迪与她的亲生儿子,而“有可能”是前夫Frank Sinatra的儿子,因为他们两个离婚二十年,也不曾真正断了联系。

对此,Ronan只是用幽默回应。“听着,我们都‘有可能’是Frank Sinatra的儿子。”

在这样惊爆的事情还没有平稳过去前,他家庭里陈年的伤疤又一次被血淋淋的揭开,放到了大众面前。

伍迪.艾伦的《蓝色茉莉》获得三项奥斯卡提名,所有的媒体都在大肆报道庆祝,而Ronan的姐姐Dylan在这样铺天盖地的报道下,回想起了7岁时被父亲性侵的经历,再一次崩溃。

Dylan在《纽约时报》上发表了一封信,否定自己是收到母亲Mia的教唆撒谎,才指责Woody性侵,而是确有此事,而且自己至今仍然没能走出阴影。

“我七岁的时候,伍迪艾伦牵着我的手,把我带到了阁楼上。然后他让我躺下,去玩电动火车,然后开始性侵我。”

“在那个时候,我一直盯着那个玩具火车,所以直到现在,我在看到玩具火车的时候依然会一阵绞痛。”

“那些正在庆祝的人,想象一下你七岁的女儿被伍迪艾伦带到阁楼。而后在她一生中,需要无数次的忍着恶心,重复听到他的名字,听到整个世界都在为这样一个人欢呼庆祝。”

Ronan知道这些年,姐姐Dylan的处境,所以全力支持着她,在多个报道上声援,指责媒体被伍迪艾伦操作胁迫,以“不作为”成为这些加害者沉默的共犯。

在报道中,Ronan表示多年来伍迪背后强大的公关公司一直在对媒体施压,在洗白他的性侵丑闻。“每一天,我媒体界的同事都会把他们收到邮件转发给我看,这些邮件来自于伍迪强大的公关人员,里面罗列好了各种能洗白他性侵的要点,都是现成的,让记者能直接写成文章,还附件了来自治疗师、律师、朋友等的‘证言’。

从博客到各大新闻媒体,这些洗白报道不断地出现,给读者洗脑”。为什么记者们大多都会按照公关公司的指示发布洗白报道?

Ronan表示因为伍迪背后的公关公司人脉和势力都非常强大,他们手上握有很多大牌明星的资源,如果记者不按他们的要求报道,他们就不给这些记者采访资源。

“事实上,我姐姐一开始想要公开发声时,她找了好多家报纸,基本上都不愿报道她的故事。《洛杉矶时报》的一位编辑曾答应要发表她的信,最后被这位编辑的老板否了。

《纽约时报》最终发表了我姐姐的信,也只是在网络版给了她936字的篇幅,而过后他们给了伍迪两倍的篇幅,并且在在印刷版的主要位置。

这是赤裸裸的一个提醒,我们的媒体是如何对待受害者和有权势的性侵者的”。

尽管Ronan在努力想要发声,但伍迪在电影界的地位和影响力,以及其背后权势强大的公关公司,一直在保全着伍迪。

“尽管被指证性侵,这位大导演至今仍然深受明星们的喜爱,依然有无数演员争相出演他的电影,媒体也依旧避而不谈”。

Ronan表示,这关乎到的是整个社会女性受害者的权益。

“很多时候,女性性侵受害者不会也不敢对犯罪者提出指控,那些勇敢地站出来指证的人,最后却付出了沉重的代价。

她们面对的,是一个会把她们撕成碎片的司法体制和文化。而身为记者,报道事实,严肃地对待事实,是我们的职责。有些时候,我们是唯一能担当这个角色的”。

“在这样的事情面前,沉默是错误,甚至是危险的。因为他们的沉默会向受害者认为,站出来去面对、承担痛苦,是不值得的……

我们需要变革,需要建立一个让被性侵者不再被无视的社会文化环境。”

在与父亲权势的对抗中,Ronan早已深知好莱坞和演艺圈的黑暗与恶劣行径。

但他从未退缩,也毫无畏惧,他坚守着自己身为一个调查记者的职责,努力在为受害者们发声。

而他最近的一次与恶行的对抗,就是曝光了好莱坞电影大亨,金牌制作人,奥斯卡公关大帝哈维·韦恩斯坦性骚扰的丑闻。

他花了10个月的时间进行调查取证,采访了13位曾遭到哈维·韦恩斯坦性侵的女性受害者。里面包含了受害者的亲述,和录音证据。

他在《纽约客》发布的报道,和《纽约时报》两位女记者的报道一起,揭露了过去几十年来从未有人敢发声报道的哈维·韦恩斯坦的丑恶行径。

韦恩斯坦在好莱坞电影界地位极高,影响力非常大,是可以翻云覆雨的大亨级人物。而就是这个好莱坞金字塔尖教父级别的人物,在几十年中,对多名女性和女明星性骚扰。

碍于他的权势和他在好莱坞、电影圈的地位,此前一直无人敢揭露这个大家都心知肚明的“秘密”。没有受害者敢站出来发声,因为没有人没有媒体愿意为她们发声,她们也无法承受与权势对抗的后果和下场。一直到这个月初,两位女记者Jodi Kantor、Megan Twohey和Ronan的报道,才让事件不断发酵,影响力不断扩大,最终推到了这座“大山”。

然而这曝光的过程,并不只是按下发布按钮那么简单。

在Ronan的报道发布后,很多人都在好奇,Ronan是NBC的调查记者,为什么最后文章却发表在了《纽约客》上?关于这个问题,Ronan回答说:“这里面的细节,你们就要去问NBC和NBC的高层了”。

据HuffPost,Ronan在调查韦恩斯坦性侵案时,NBC曾阻止他采访一位受害者,拒绝为他提供摄像设备和人员。最后Ronan只能自掏腰包请一位同事来帮忙完成采访。

而在他花费了大量时间精力的调查后,Ronan表示他的报道最后却被NBC的高层否决不给发表。NBC的高层后来回应称他们驳回Ronan的报道,是因为Ronan的报道没有达到“可发表”的标准。报道被否掉后,Ronan最后怒把自己的稿子送到了《纽约客》的办公室。

“我走进《纽约客》的办公室,带着一份早该公诸于世,爆炸性的、可发表的调查报道。《纽约客》立刻就认可了这份报道,说它没有达到‘可发表’标准是不准确的”。

除了受到上级的压力,Ronan还表示他还收到了韦恩斯坦要起诉他的威胁。

但他仍没有退缩一步,正如他之前所说,报道真相是身为记者的他的职责。

他要站出来为这些女性受害者们发声,他要让受性侵者不再被无视。

他像一个孤胆英雄,在对抗着黑暗,而这条路,他依然会无畏地走下去。

合作网站:多伦多在线
友情链接: 加国无忧   加中网   美国网络电视   约克论坛   友路   北美在线   星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