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文字新闻 中文资讯 少儿天地 天天影视 大多伦多每周Flyer 热点追踪 天世专题 综艺百汇 广播-长篇连播 广播-话题漫谈

在美国夹缝中生存的那些ABC们 隐形歧视无处不在

2017-08-22 北美留学生日报

美国杜克大学曾经长期展出过一个名叫Multitude的项目,

这个项目选取了40个亚裔美国人的特写照片(包括但不仅有ABC),

每一张特写中都附上了他们的一句心里话

“我很鼓励你给我贴标签,这样我就可以让你每次都被我惊讶到了。”

“失去了我的母语让我很难过”
“我有时会很想家,可我又不知道我想的那个家在哪里。”
“因为我的家庭不够白,在我的成长过程中,我一直感到很羞愧。”

在镜头之下,他们都表达出了作为一个二代移民或ABC,他们在成长、生活中所遇到过的茫然自失与困惑不安,诚然美国是一个多民族的大熔炉,可有时候他们也会在深夜辗转反侧,暗自诘问,“我是谁?”

无独有偶,最近一篇名为“不要光为了实现你的‘梦想’而断送子女的未来”的帖子在中美两国论坛都火了起来,作者ArmorUSA是一名在美国长大的中国男生,7岁就随父母移民到美国。在ArmorUSA文中,可以看出对于移民这件事,作者本人并不如其父母想象中那样感谢。

(图片来源:纽约时报)

作者认为最糟糕的地方是中国父母总是在自己的圈子里说着读着中文,却强迫他们的孩子经历“真实的美国”。但是当他们的孩子回家后向他们诉说美国并不是简单地如同他们父母所说的那样美好时,他们的父母总是让孩子收回他们的话,并告诉孩子父母才是真正了解美国的人。

像作者一样的二代移民,或多或少都在经历过一些悲惨消极的影响。而这些都是他们中国父母的责任。

1,消除不掉的文化隔阂

移民美国曾经是很多父母一生的梦想,他们中或许是因为美国的收入高,或许是因为美国的环境好,但最后敦促他们真正踏上美国土地的理由可能还是因为孩子。

不知从什么时候起,移民开始意味着子女的未来,他们认为在美国长大会享受更好的教育机会接受更地道的美国文化,未来的发展机会也毫无疑问的会更加多元。

但实际上并不是这样,首先无可避免的就是,由于肤色的不同,他们难以获得认同感和归属感,长在美国的华裔孩子要遭受永久性的文化隔阂,这种隔阂来自于“本土白人”们,也来自于他们自身内心。

长着一张中国面孔脸的孩子很难融入美国主流文化,他们虽然生于美国长于美国,说着地道流利的英语,但是却永远不会被美国人认同,与此同时,他们也融入不了中国人的圈子,这样就陷入了一个非常尴尬的境地。

在2015年ABC的电视剧集《Fresh off the boat》(菜鸟新移民)中就有着这样一段故事

小主人公Eddie全家从台北移民到美国,但新的环境让他及其不适应。开学的第一天Eddie就因为带的中国食物被美国孩子嫌弃,第二天他宁愿饿着肚子也不愿意把中国食物带到学校。

(图片来源:豆瓣电影)

Canwen xu 是一名来自中国南京的美籍华裔,两岁时她就移民到了美国。从稚童到成人她一生几乎都在两种文化的撕扯下长大的。

在成长过程中,她渐渐意识到,自己和其他人是不同的。摆在面前地只有两个选择:顺应周围的想象成为一个标准的“Chinese”,或者成为周围的人一样的白人,非此即彼。她渐渐的让自己变得更像一个“美国人”,这是她所生存的社会赋予她潜移默化的影响。

像Canwen一样为了不受周围人歧视而拒绝成为标准“中国人”的并不是孤例。在美国校园内,似乎已经形成了一种潜规则,“你的行为越像你的母国,就越受欺负。”

比方说,如果你拍照时候用手指做一个 V 字形,或者梳两个辫子上学,其他的孩子就会笑话你。

那如果不让自己“Americanized”,而是回到中国呢?情况会好转吗?事实上,并不会。

许多ABC在到了中国后,都会遭遇一种“逆向种族歧视”。

打个比方,中国人讲英语,因为是外语,有点语法和修辞上的错误,被别人指出的时候并不会觉得有什么问题。在中国的老外,说一口带口音的中文,周围的人是赞赏和鼓励。但如果是一个ABC,说完全一摸一样的带口音的中文,周围的人的反应则大不一样。

大多数的反应都是,“你中文怎么说这么差啊。”

对于ABC来说,回到中国或许是一种匆匆行走的人们“除了跟我长得一样”,“其他哪儿都不一样”的感受。

因此大多数ABC自出生开始就处在两种文化的夹缝和隔膜中。

2无处不在的隐形歧视

相比美国白人,美国二代移民必须要面对两层歧视:地理上的和种族上的,而美国白人只需要面对地理上的歧视。

而相比第一代,二代移民几乎没有退路。

父母移民背后的另一层隐含的意义就是他们剥夺了子女将来回国的选择,因为二代移民只能在白人主导的社会里学习工作。

从求学开始,亚裔的“录取难度”就是最高的,如果说非裔学生的录取模式是“入门”,拉美裔是“简单”的话,那亚裔可能就是“地狱模式”了,华裔作为亚裔中的一大主力,可谓深受其苦。

根据普林斯顿社会学家托马斯·埃斯彭沙德(Thomas Espenshade)和 亚历山大·沃尔顿·拉德福德(Alexandria Walton Radford)在2009年研究结果显示,录取的亚裔美国人SAT的平均得分高于白人,比西班牙裔学生高出了270分,比黑人申请人高出了450分。

(图片来源:豆瓣电影)

不光求学艰难,即便读了名校,进入名企,接下来等着我们的还有传说中的“种族天花板”。

或许有人认为ABC有流利的英文,从小接受美国文化,还具有严谨的中式思想,完美三合一在美国找工作很容易。

确实,在同等技术学识教育背景下,比起那些来美国没多久英文不流利的新移民,这些二代移民确实更受企业的欢迎。

可直到真正开始工作才会慢慢意识到,他们是美国人,但永远不会是主流。在相同条件下,白人更会愿意晋升白人进入更高的职位,可能你的工资会很高,但你的权力一定不会大,比如码农。

(图片来源:AFP)

这样处处存在的种族歧视又是经常被装作视而不见的。因为美国人在现今世界上的优势,是建立在种族的基础之上 ,比如他们根据种族来限制移民,如果真的没有了种族歧视和白人特权,整个美国的国家概念都应该消失。

虽然不乏有一些在美国颇有成就的华裔美国人,但相比起整个美国华人圈,实在是少之又少。

比如作者ArmorUSA本人常青藤名校就读,毕业后在纽约和香港的投行都工作过。作者发现事实就是如此,

“白人和在中国长大的孩子都混得相当不错,可以搭建圈子,有锦绣前途可言。但是ABC却很尴尬,白人客户也不把他们当成自己人,中国客户也不认他们为中国人,对有野心的ABC来说这是个莫大的问题!这种天花板是ABC几乎没法克服的,不管ABC再努力也没用,因为两边主流文化都不认他们。可惜的是我周围好多ABC都是我见过最刻苦,最能干的人,但是就凭他们身份上吃亏而在好多领域都屡遭天花板。 ”

ABC在美国大熔炉中扮演了一个相当奇怪的角色。他们是模范少数族裔,美国就利用他们的成功,来证明美国社会不存在种族歧视。

被同化的亚裔美国人既没有被白人社会所接受,也没有与众不同到被厌恶的程度,处在一个尴尬的灰色地带。美国社会不知道该怎么办,便根据肤色将他们划为一类。他们向他们传递的信息是,必须拒绝自己的传统才能融入到他们之中。

但这样做的后果就是,ABC们努力的“Americanized”,直到他们不伦不类地变成似乎是亚洲人又似乎是美国人,又似乎两者皆不是,最后的结果还是没有什么卵用。

3第三代移民还会这样吗?

ArmorUSA的文章讲了一些事实,但却又有些过分悲观。

事实上,或许下一代ABC的处境会比第二代好上许多。

亚裔美国人是目前收入最高、教育水平最高、增长最快的种族群体。比起整体美国公众而言,他们对自己的生活、财务状况和国家的方向更满意,赋予婚姻、生育、艰苦工作和事业成功以更多的价值感。

他们的地位也在潜移默化的不断提升中。

一个世纪以前,大多数亚裔美国人是挤住在贫户区的低技能、低工资劳工,甚至遭到官方歧视。针对华人族群的《排华法案》就是一个着名案例。不过,经过数代人的奋斗,不仅亚裔,各少数族裔都迎来了舒心的环境和光明的未来,亚裔更是凭着勤劳和智慧不断书写着辉煌,成为美国社会中最有活力和饱含能量的族群。

现在涌入美国的新移民,本身自身的条件就较为优越,这一代大多数ABC缺乏自身认同感其中一个很大的原因是家长没有给以正确的引导,疏忽了或者根本没意识到这方面教育的重要性。

新一代移民无论从经济实力或是自身素质上来说,都较之上一代有了个飞跃,教育理念等方面自然也会跟上。

美国诚然有他的问题,但不全是问题,或许生活不如想象中容易,但事实上无论在哪里,活着都是一门巨大的课题。

想要靠着“移民”就一劳永逸的解决所有问题,那未免把生活想的太简单了。

合作网站:多伦多在线
友情链接: 加国无忧   加中网   美国网络电视   约克论坛   友路   北美在线   星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