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文字新闻 中文资讯 少儿天地 天天影视 大多伦多每周Flyer 热点追踪 天世专题 综艺百汇 广播-长篇连播 广播-话题漫谈

加拿大联邦研处方药保:全国人民可以期待免费药费

2016-01-25 来源:家园新闻

加拿大联邦卫生部长菲尔波特(Jane Philpott)周四与各省及特区卫生厅长会议后表示,渥太华已经同意成立工作小组,确保所有加拿大人有机会获得可负担的处方药物。不过,联邦反对党对会议无具体结论表示失望,要求应把中国药物保险计划(Universal Pharmacare program)纳入《加拿大医疗协议》(Canada Health Accord)。

中国各省卫生厅长周四在温市中心费尔蒙特酒店(Fairmont Hotel Vancouver)举行第二天会议,菲尔波特在记者会上说:“我明白各省及特区的卫生厅,每日所面对的压力,我承诺为医疗系统带来真正改变。我们将寻找各种选项,确保国民有机会获得可负担的处方药物。”

她说,渥太华同意成立工作小组,拟定中国药物策略,解决处方药成本过高的问题。

本身是医生的安省卫生厅长贺施金(Eric Hoskins)表示:“作为医生,我的梦想是中国药物保险计划,能在2017年,即加拿大150岁生日时,得以实现。”

对于加拿大健康联盟(Canadian Health Coalition)促请联邦政府增加医疗拨款金额,至各省医疗开支预算的25%,菲尔波特没有具体回应,仅在一份联合声明中指,各省及特区卫生厅长同意须要新财源,渥太华承诺修订长期拨款协议。

至于安乐死和大麻合法化问题,菲尔波特表示,联邦政府正着手展开立法,估计未来一个月,会有较清晰的方案。

此外,菲尔波特在参观温市毒品安全注射屋时表示,自己一直参与防治爱滋病的工作,访问安射屋令她感到激动。本身为家庭医生的菲尔波特,曾筹款400万元,帮助非洲的爱滋病患。

联邦新民主党(NDP)卫生评论员戴伟思(Don Davies)批评,中国卫生厅长两天会议,完全无具体结论,令人感到失望。他说:“加拿大是世界上,唯一实施全民医保,却不提供一般处方药保险的国家。

BC卫生厅长莱克(Terry Lake)回应指,透过中国卫生厅长会议,各省在可负担处方药物上取得共识,他有信心经过努力,最终可降低处方药价格。

加拿大人无力付处方药 中国统一免费药费呼声高

尽管有关中国药物计划的辩论已经持续了数十年,但加拿大仍是唯一的施行中国医疗保险但却没有中国药保的发达国家。但是最近的一项民调显示很多加国人士难以承担药物支出,令中国药保计划呼声高涨。

Despite decades of debates on national pharmaceutical plan, Canada is the only developed country with universal healthcare but lacks national drug coverage. A recent opinion poll has discovered serious affordability problems among Canadians, prompting calls for national pharmacare program.
Angus Reid Institute7月15日公布的一项最新民调结果显示,有近四分之一受访加人表示他们自身或是其他家庭成员因为买不起医生开的处方药,只能将药掰开分次服用或是减少剂量,以使药品能够吃久一点;其中还有一些人则干脆不再更新或是开具处方单。

此外,有36%的受访者表示他们有朋友或家人难以负担药费,其中大西洋省份的省民和卑诗省民压力最大。调查还发现,有五分之一加人每年花费逾$500元处方药费,有近半受访者担心自己无力负担未来10年的药费。

该项首次深度查看加人对处方药的负担能力及用药便利性的调查还发现,有多达91%的受访者支持中国药物计划。

在该项调查结果公布之际,加国各省省长正聚集在圣约翰召开夏季年会,而中国药物计划仍将是他们讨论的议题之一。尽管有关中国药物计划的辩论已经持续了数十年,但加拿大仍是唯一拥有全民健保系统,但却没有实行中国药保的发达国家。但是随着秋季联邦大选日益临近,这一问题在最近又再度引发关注。

在上个月,安省卫生厅长霍斯金(Eric Hoskins)以及其他一些省份和特区的卫生厅长齐声呼吁将中国药保计划问题作为今秋联邦大选的关键议题。

Angus Reid Institute高级副总裁柯尔(Shachi Kurl)称,有如此之多的人表示难以负担处方药出乎人们的预料。但柯尔同时表示,此次民调的目的并不是为了推进中国药保计划,而是为了了解加人对药费的真实体验。

帮助分析此次民调数据的卑诗大学健康服务和政策研究中心主管摩根(Steve Morgan)亦表示,该民调结果令人震惊。

摩根表示,在此之前大家都知道大约有十分之一加人因为无力承担药费而放弃配药,而现在人们却得知加国有近四分之一家庭都会受到相关影响。

摩根同时指出,虽然加国各地的药物计划有所不同,各地区的药物价格也存在差异,但是加国所有省份居民都难逃高昂处方药费带来的负担能力问题。摩根还强调称,加拿大是唯一拥有全民健保系统,但同时却仍需患者拿处方自行配药的发达国家。

Angus Reid Institute的调查发现,有超过23%受访者表示他们自身或是其他家庭成员在过去12个月里出现过因为药费太贵而放弃配药的情况。有14%的人表示他们不再开具处方单,有10%的人表示他们未有更新处方单,有15%的人表示他们将药掰开分次服用或是减少剂量。

调查还发现,在卑诗省有29%的受访者因为药费太贵而放弃配药,而这可能是因为卑诗省政府提供的药保计划覆盖面不足,从中亦可以看出该地区的生活成本较高。与此同时,在大西洋省份亦有26%的受访者面临同样的问题,而这可能是因为该地区的省药物计划受到诸多限制。

该调查同时发现,尽管有许多人支持中国药保计划,但也有一些人心存担忧,在调查中有51%的受访者表示担心实行中国药保可能会导致处方药滥用,这其中包括66%在上次大选中投票支持联邦保守党的选民。

此外,加人对中国药保计划的经费来源也是意见不一。此次调查发现受访者一致拒绝通过提高消费税(GST)或入息税筹集该计划资金;相反,他们更支持通过提高企业税筹资。调查同时还发现,有52%的受访者表示任何潜在计划都应该由联邦政府和省府共同运作。

此次民调于7月2日至7月6日进行,共访问了1,556名加人,调查结果误差率在正负2.5个百分点。

联邦卫生部长安布罗斯(Rona Ambrose)通过其发言人向《环球邮报》发送的电邮声明称,当前的处方药价格的确对加人不公,但就目前而言,她仍支持“批量采购药物”,因为这是既可以改善救命药物的用药便利性,同时又能确保所有加人的价值观得到体现的最有效做法。

加国卫生部严格规管非处方止疼药

以扑热息痛为成分的泰诺享有治疗偏头痛之美誉,且在过去一直是加国最畅销的非处方药物之一。但是《多伦多星报》的调查却发现了这种流行止痛药的潜在风险,包括因服用过量而导致死亡人数的飙升。加拿大卫生部目前考虑降低该药的剂量标准。

Enjoying a reputation as a benign headache soother, acetaminophen has become the top-selling non-prescription drug over the past. But the Star investigation reveals the hidden danger of the popular painkiller – including soaring number of deaths led by overdose. Now Health Canada considers lowering dosage of the painkiller.

在《多伦多星报》的调查揭示流行止痛药扑热息痛(acetaminophen)的隐患后,加拿大卫生部正在考虑降低这种止痛药的每日建议剂量。

过量服用扑热息痛会造成严重肝损伤

加拿大卫生部在上周宣布,其目前正在采取额外措施,以提高扑热息痛的安全性,将其造成的肝脏损害降至最低。卫生部同时还援引政府评估报告强调称,该药物存在意外服用过量的风险。

加拿大卫生部健康产品与食品处高级医疗顾问沙曼(Supriya Sharma)表示,卫生部的目标是减少扑热息痛对肝脏的损害,降低相关的住院治疗人数,减少意外服用过量的情况。同时卫生部还会让更多人了解他们所使用的所有药品,而不仅仅只是扑热息痛。

目前,加国每年因过量服用扑热息痛而入院治疗的人数超过4000人,加拿大卫生部的报告还发现,其中大约有20%的人是因为意外超过建议剂量,并且相关人数一直在持续增加。

《星报》的调查揭示,在过去10年里,加国在过去逾半个世纪最畅销的非处方药物之一扑热息痛已导致数百人死亡,数万人入院治疗,加国健保系统因此耗费了数千万元资金。

尽管扑热息痛享有良性头疼药的美誉,但加拿大统计局的数据却显示,在2000至2009年间有253起意外死亡个案,以及近300起自杀个案都与扑热息痛有直接或间接关系。

《星报》的调查还发现,尽管加拿大卫生部在六年前刚刚评估过相关风险,并更新了标签规则,但其却并未透过旗下的科学家就此发出强烈警告。

西安大略大学(Western University)罗伯茨研究院科学家、儿科临床药理学家雷德(Michael Rieder)指出,卫生部的一系列新措施,包括更换标签,进行教育宣传活动,以及有可能修订建议剂量,都是姗姗来迟的举措。

卫生部拟减少扑热息痛每日建议剂量

根据加拿大卫生部的报告,目前加国每年售出40亿剂扑热息痛,其中有超过一半是组合产品,比如从药房直接购买的咳嗽和感冒药,以及含有麻醉剂的止疼药。

这也是阿尔伯塔大学医院(University of Alberta Hospital)急重症医师Constantine Karvellas极其关注的一个问题,他指出,他在急症室里每年都会碰到近100个扑热息痛服用过量的患者,而其中至少有一半人是意外服用过量。

Karvellas曾经治疗过因为过量服用扑热息痛而导致严重肝损伤的患者,但其中有三分之一的人最终仍难逃死亡。Karvellas认为加拿大卫生部最新宣布的举措是良好的开端,但他同时表示,加国政府还应该仿效英国当局,考虑限制消费者可购的药物数量。

加拿大卫生部在7月9日宣布的新举措是由患者群体、业内人士以及其他人群共同磋商后制定,其中包括与利益相关者共同策划教育宣传活动,以提高人们对扑热息痛的风险意识的计划。

此外,加拿大卫生部还将进一步更改标签,将含有安全信息的“药物信息表”纳入其中,并使用浅显的语言以便消费者能够轻松地识别含有扑热息痛的产品,了解其对肝脏的风险,并按照指导使用产品。

目前,加拿大卫生部对扑热息痛的每日最高建议剂量为4克,而利益相关者正在就卫生部减少建议剂量的建议进行磋商,相关提议拟在2016年秋天提出。

沙曼表示,由于扑热息痛是独特的产品,因此当局需要确保拿出考虑到方方面面的最佳计划,以减少因不当使用该药物而带来的巨大风险。

数字解读:

40亿——加国每年售出的扑热息痛剂量

475—— 目前获准在加拿大上市的不同扑热息痛产品数量

4——加拿大卫生部对扑热息痛的每日最高建议剂量

10——可能导致肝损伤的扑热息痛每日剂量

4,000 ——加国每年因扑热息痛服用过量而入院治疗的人数

250——加国每年与扑热息痛相关的严重肝损伤个案数量

50——涉及扑热息痛意外服用过量的严重肝损伤个案比例

合作网站:多伦多在线
友情链接: 加国无忧   加中网   美国网络电视   约克论坛   友路   北美在线   星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