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文字新闻 中文资讯 少儿天地 天天影视 大多伦多每周Flyer 热点追踪 天世专题 综艺百汇 广播-长篇连播 广播-话题漫谈

独居老人十年花20万购保健品 辞世后留下半屋

2014-03-12 来源: 华声在线

【开栏语】

明白消费,与百姓相逢一笑;去伪存真,看市场谁是赢家。

本报投诉直通车近期推出“消费调查”栏目,倾听您身边的消费故事。

栏目将以体验、调查的近距离视角,表达普罗大众自己的消费主张,发出市场最真实的声音。

玉石保健床垫一床,价值16800元;远红外线保健被一床,价值6000元;洗脚盆八个,每个价值1500元……这是长沙老人彭美莲留给独子的遗产。

独子旅居海外的10年间,这位独居长沙老人将20万元养老金悉数投入了保健品市场。在其辞世后,家人惊奇地发现:家中未拆封的保健品满箱满柜,各类保健品销售公司开具的寄存提货单成本成叠。对于一个生活节俭、精打细算的退休老人而言,这样的行为,足以用“疯狂”二字来形容。在她身上,到底发生了什么?

惊讶

独居母亲买了半屋保健品

64岁的彭云飞是彭美莲老人的独子,常年在加拿大工作,从事数控机床的研发。由于工作事务繁忙,最近十多年来,他只能每两年回国探望一次母亲,假期为一个月。

1999年,离异的彭云飞去了加拿大工作,请了保姆在家照顾父母。2003年,彭云飞的父亲去世,他20多岁的女儿则远赴深圳工作,在长沙市雨花区韶山北路某小区偌大一套三室两厅的居室里,自此便只有一名保姆常年与彭美莲作伴。

去年11月,彭云飞退休,从加拿大回到长沙定居,此时的彭美莲已年近90岁,身体和思维都大不如前了,终日卧病在床。

▲长沙韶山路某小区,彭先生的母亲生前买的这张养生玉床垫要16800元人民币。

“时隔两年后回到家中,母亲的身体状况尚在预料之中,让我意想不到的是家中的情景。”彭云飞回忆他去年初入家门时的情形:“客厅和各个房间的角落里,都堆放着各种各样的保健品。盒装的、瓶装的,穿的、用的,拢个堆能占去半间屋子。”

“母亲说,这些保健品都是她花费半生积蓄陆陆续续买回来的。她现在吃不了了,留着给我吃。”彭云飞复述母亲当时的话,脸上表情复杂。

清点

老人10年买了20万元保健品

3 月4日,记者在彭云飞家中看到,尽管大部分保健品已经送人,但留存在家中的各类保健品数量仍然足足摆满了一整张床。这些保健品五花八门,有花费16800 元从沈阳东宇馨波尔科技有限公司湖南服务中心买的玉石保健床垫、花5980元从上海三裕电子商务有限公司购买的空气净化器、售价6000元外表与一般空调被无异的远红外线保健被等。

彭美莲的房间内有一个带锁的柜子,放着存折、信件等重要物品,平时即便是儿子,也没机会看这柜子里的东西。老人病重后,柜子钥匙交到了儿子手上。

当老人离世后,彭云飞打开母亲的柜子整理遗物,柜子里一叠用塑料袋包着的票据和协议让彭云飞目瞪口呆。这是彭美莲多年来购买保健品的票据,她一直细心保留着。

彭云飞大致算了下,母亲积攒的保健品票据不下50张,累计购买保健品的花费有20万元,涉及的保健品公司多达20家。这些单据显示,彭美莲每次购买保健品的花费少则上千元,多则上万元,最早购买保健品的票据可以追溯到2004年,距今已有10年历史,一些票据早已泛黄。

保健品寄存提货单成叠

在清点保健品收据时,彭云飞还在母亲留下的塑料袋里找到了更让他瞠目结舌的发现。

“我在袋子里还找到了厚厚一叠寄存提货单,将近50张,全是由各家保健品销售公司开具的。”彭云飞说,这意味着,除了满屋的保健品外,母亲竟然还有大量已经付款但未提货的保健品寄存在保健品公司。

▲彭家客厅一角堆放的部分保健品。

对于母亲频繁购买保健品的事,彭云飞在国外工作期间也从亲朋好友处有所耳闻,因此,他常在电话里劝诫母亲不要购买保健品。“有时我劝得激动了,骂他们(保健品推销员)是骗子,母亲甚至会气得直接挂电话。也许是因为我们的反对,她购买保健品的价格、数量,都瞒住了我们。”

“保健品公司来推销时有多买多送的优惠,好些单据上都写着买十送十,我母亲特别吃这一套,买一回就像是搞批发似的。她买那么多,短时间内根本吃不完,又担心产品过期,被保健品业务员一忽悠,打个欠条将产品寄存在保健品公司,可以随时提货。好些货已经存了三四年了,估计连我母亲都不记得了。”

“她的退休金和我们晚辈孝敬她的养老钱基本上都花在保健品上了。”看着那一叠叠的货单彭云飞摇头叹息。

足足清点了3个晚上,彭云飞才逐一列出母亲寄存在每个保健品公司的产品数量。随后十几天,彭云飞拿着这些单据,逐一找到各家保健品公司要求退款,讨要回来近2万元货款。“过程并不容易,一些公司人去楼空,一些公司死不认账,还有一些公司威胁我不要霸蛮。”

愧疚

“我甚至连推销员都不如”

“母亲被推销员环绕,买下昂贵的保健品时,我在做什么?”彭美莲去世后,彭云飞时常自责。

彭云飞介绍,90岁的母亲彭美莲在生命的最后十多年里,只有保姆陪伴,每个周末等着接他的电话,孙女一年才来探望一次。即便是春节、端午、中秋等重要传统节日,她也是一个人冷冷清清地过。

“我时常会忍不住想象,那些推销员各怀目的来家里串门的热闹景象。虽然这种热闹带着虚伪的成分,但跟他们比起来,我又做了什么呢?在她需要人关怀的时候,我甚至连推销员都不如。”彭云飞略带苦涩地说,他能够从这些单据里感受到母亲晚年生活的孤独。

反省

老人买保健品的日子

都是儿子不在身边的时候

看着单据上一个个精准的日期,彭云飞眼眶泛红,“母亲花钱买保健品的日期,都是我不在身边的日子。”他拿出母亲留下的保健品单据,一一细数。

2008年12月25日,彭美莲老人订购了10套中药宝,花费2470元。

彭云飞说:“这天是圣诞节,加拿大一年中最重要、最热闹的节日,到处张灯结彩。我买了圣诞树,把房间装扮一新,和朋友们一起过节庆祝。”

2010年12月12日,彭美莲老人花费2375元购买了海参液。

彭云飞说:“我开始休假,带着行李在回国的路上。”

2012年6月28日,彭美莲老人购买了忆灵片6盒,花费3000元。

彭云飞说:“这天是周一,研发的新产品处于最后检验阶段,事情特别多,我和同事们都忙着加班,晚上10点才回家。”

“亲情推销”诱空巢老母陷迷魂阵

自认干亲,轮番轰炸,请其“代言”,到处宣讲 老人把推销员当亲人,辞世时还在念叨

亲爱的读者,如果你家有老人喜欢购买保健品,而你无法鉴别产品真伪;如果你是虚假保健品的受害者,想通过本报进行维权;如果你是良知觉醒的保健品黑幕知情者、参与者,都可以拨打本报新闻热线96258或通过微博、微信@Hi都市报联系我们。

念过大学、生活节俭、精明能干、强势又不乏主见,这是彭美莲在儿子心目中的形象。

大洋相隔的这10年,究竟是什么样的力量使然,让这样一个独居的老人如此疯狂地沉溺于购买保健品?受彭云飞的委托,本报投诉直通车栏目记者介入了调查。

通过广泛走访彭美莲生前的邻居、亲友以及保姆,记者努力试图拼凑出彭美莲最后十年的背影,却找出了一位空巢母亲在亲情缺位下,被无数保健品推销员围攻,最终“沦陷”的无奈路径。

初始接触

“投资”保健足浴盆,亏了

彭美莲老人追悼会后一周,她生前的同事、同住一个楼栋的几位老人来到彭云飞家中做客。闲聊中,几位老人说起了一件往事,“这件事美莲生前一直叮嘱我们要瞒着你们家属,现在她去世了,我们说出来也没什么好顾忌的了。”

2005 年8月24日,小区里来了几个年轻人发传单。这些人声称是长沙俊逸电子科技有限公司的员工,正在进行一项公益活动,免费在门店里帮中老年市民做足疗服务。免费足疗体验的过程很舒服,老人们很满意。体验中,几个带老人来体验的年轻人不停在一旁吹嘘店内的足浴盆保健疗效如何好,如何具有投资价值。“他们拍着胸脯保证,说是只要购买了他们的足浴盆,公司会跟购买者签订合同,将足浴盆租出去,每月分红80元,一年后退还购盆本金。”一位当时参与体验的老人回忆。

在几位年轻人的鼓动下,彭美莲一口气买下8个足浴盆作投资,每个1500元,一共支付了1.2万元,与公司签订了租赁合同。“结果才一个多月,卖足浴盆的公司就跑路联系不上了,美莲还亲自去足浴店、合同上留下的公司地址找,都已经人去楼空了。”

彭云飞听完后摇头叹息,“如此荒谬的行为,付钱买产品,结果产品也没拿到。要是他们真能租出去,何必多此一举要卖给你们呢?”

陷入泥淖

由保健品听众变成“代言人”

在彭美莲保留的一叠资料里,还有一份特别的合同,签订于2006年8月29日。大意是某保健品公司为了宣传和推广健康工程,更好地服务广大消费者,决定从一款保健品使用者中选出100名产品代言人。在合同的代言人一栏中,工整地写着“彭美莲”几个字。

合同约定:代言人购买产品每年有600元补贴,代言人需要积极参加公司组织的各种讲座和联谊会,维护公司的合法权益和良好形象,对有损公司声誉的消极言论进行以理服人的说服。

保姆王婉玲照料彭美莲12年了,熟悉老人陷入保健品泥淖的整个经过。

王婉玲回忆,自从接触保健品的讲座后,彭美莲就特别着迷。“我跟着去听了好几回,最开始彭娭毑只是听众,后来变成了代言人,每次都会上台发言。”

也许是宣讲会让能说会道表现欲望强烈的彭美莲老人找到了自己的暮年舞台,2006年以后,老人对保健品讲座表现出浓烈的兴趣。“她逢讲座必去,去了必发言,现身说法,讲自己用了公司的保健品后各种神奇的疗效。”

屡劝不听

到处宣讲听来的“养生理念”

2012 年左右,彭娭毑开始行动不便,出入得靠轮椅代步了,但她依旧对讲座兴趣浓烈。“保健品公司的业务员专门上门来接她,让她去听讲座、发言。她连站起来都困难了,还嚷着要去。”王婉玲说,她当时气得冲业务员发了一顿脾气,“出了事你们可要负责!”此后,业务员再也不来邀彭美莲去听讲座了。

彭云飞表示,他是在2006年左右才得知母亲沉迷于购买保健品的,实际上信息已经滞后了两年,母亲从2004年就开始频繁购买保健品了,并不断试图将她从讲座上听到的“养生理念”传递给身边的亲友。

“2008年,我带着母亲去深圳参加女儿的婚礼,她宁可少带些衣服,却一定要将她正在吃的保健品全部都带上,还带了很多给亲戚作为礼物。”

为了让母亲放弃购买保健品,彭云飞没少请当教授、医生的亲人来做思想工作,但收效甚微。母亲甚至反过来向教授、医生宣传起保健品的养生理念。(文中姓名均为化名)

探因

无聊生活,让推销员乘虚而入

亲友们介绍,生活中的彭美莲是个非常节俭的老人,出门舍不得打车,从不下馆子吃饭,也舍不得买新衣服。彭美莲生前喜欢打麻将,但总是输多赢少,因为心疼钱,她晚年索性连最喜欢的麻将也戒了。

在保姆王婉玲看来,正是彭娭毑戒了麻将后的无聊生活,让保健品推销人员乘虚而入。 “不打麻将后,她在家闲不住,就经常和院子里的老人一起去参加保健品公司组织的讲座。讲座现场管盒饭,还送纪念品,你说老人们乐意不?”王婉玲说,“保健品公司的推销员都是年轻人,见到来听讲座的老人都会上前搀着,一口一个奶奶,亲热得不得了。”

“孙子”们轮番轰炸,骗得老人投钱

王婉玲说,认识了这些推销员之后,彭家就热闹起来了。“他们动不动就来串门聊天,每次都会带点公司的赠品。”最让人意外的是,这些推销员居然还摸准了老人的饮食喜好,偶尔提几斤老人爱吃却舍不得买的基围虾,哄得老人喜笑颜开。

在听完几次讲座后,彭美莲便开始买各种保健品。“那些保健品大都很贵,完全想不到,之前那么节俭的一个人,忽然就成千上万往里面投钱了。”王婉玲称最近几年来,老人和几位保健品公司的老总、推销员关系密切。“这些人拜老人做‘干奶奶’,逢年过节都会来探望老人,带点水果、蛋糕、年历等小礼物。”

而老人也对这些自称孙辈的老总和推销员们视如己出,令王婉玲印象深刻的是,老人瞒着家人,悄悄将儿子在长沙的一套三居室精装房租给其中一人居住,多年来只象征性地收取每月600元的房租。

讽刺

老人追悼会上“孙子”们无一人到场

“我母亲卧病在床的时候,每天要吃‘老总’们卖给她的枸杞油、羊奶保健品。”彭云飞从家中找出这些枸杞油和羊奶的包装盒。记者在网上查询后发现,其中一款保健品的准字号竟然是假的。

今年2月8日,农历新年还没有过完,90岁的彭美莲老人去世。

“弥留之际,她一直念叨‘老总’们的好。”彭云飞说,老人去世后,按照其遗愿,他一一打电话给平时来家里最勤、老人最“知心”的几个保健品公司老总和推销员,邀请他们来参加母亲的追悼会。可是在追悼会当天,老人生前最挂念的这些人,没有一个来送她。

专家说法

缺少亲人陪伴,想找安全感

长沙市心理学会副秘书长刘立京认为,彭美莲老人这种疯狂购买保健品的行为 ,实际上折射出她内心极其缺乏安全感。老年人内心都会很留恋这个世界,也很希望得到周围的人和社会的认可,寻找存在感。“一旦老人缺少亲人的陪伴,无法从亲人处获得感情寄托,老人就需要重新寻找一个让她内心觉得有安全感的依赖之处或之物。而保健品推销员的陪伴、他们吹嘘的保健品疗效,恰恰能够给老人提供安全感,让他们形成依赖难以自拔。”

链接新闻

退休老人借钱“疯狂”购买保健品

家住长沙雨花区骆家坝小区的陈爹爹是一名退休职工,每月退休工资2000多元,2013年11月他在销售员的“忽悠”下买了2万余元的保健品。陈爹爹说,他有高血压、高血脂,上次去“上课”,专家告诉他们保健品能治很多病,这几天,销售员一直在打陈爹爹电话,催他付钱。由于没钱支付,他准备借钱买,老伴曾娭毑阻拦,他扬言要离婚。

合作网站:多伦多在线
友情链接: 加国无忧   加中网   美国网络电视   约克论坛   友路   北美在线   星网